本次搜索耗时 0.198 秒,为您搜索到 19 个相关结果.
  • 苏轼

    1411 2019-11-12 《苏轼诗词》
    苏轼 生平 家世 仕途 性格 风格 诗风 词风 赋风 书风 画风 著作 苏轼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眉州眉山(今四川省眉山市)人,北宋时著名的文学家、政治家、艺术家、医学家,历史治水名人。字子瞻,一字和仲,号东坡居士、铁冠道人。嘉佑二年进士,累官至端明殿学士兼翰林学士,礼部尚书。南宋理学方炽时,加赐谥...
  •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1301 2019-12-06 《苏轼诗词》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
  • 吴承恩

    1012 2019-12-15 《西游记》
    生平 亲属 作品 风格 小说 评价 吴承恩 (1506年-1582年),字汝忠,号射阳山人或射阳居士,淮安府山阳县(今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人,吴承恩父亲吴国迁由安庆府桐城县高甸至淮安府山阳县。其代表作为《西游记》。 生平 父吴锐 ,字廷器,卖“彩缕文羯”,“又好谭时政,竟有所不平,辄抚几愤惋,意气郁郁”。吴锐入赘徐家,“遂袭徐氏业,坐肆中...
  • 马致远

    966 2019-11-14 《马致远诗词》
    生平 作品 散曲 杂剧 马致远(1255年-1321年),字千里,号东篱。中国元代初期杂剧作家,人称“曲状元”、“马神仙”,大都人。与关汉卿,白朴,郑光祖并称元曲四大家。他大约是生于宋理宗宝祐四年(1255年),卒年约在元英宗至治元年以后,享年七十岁左右。晚号“东篱”,以示陶渊明之志。与关汉卿、郑光祖、白朴并称“元曲四大家”,是我国元代时著名大戏剧...
  • 念奴娇·赤壁怀古

    868 2019-12-06 《苏轼诗词》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
  • 唐寅诗词 把酒对月歌

    614 2019-12-17 《唐寅诗词》
    把酒对月歌 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几圆缺? 今人犹歌李白诗,明月还如李白时。 我学李白对明月,白与明月安能知! 李白能诗复能酒,我今百杯复千首。 我愧虽无李白才,料应月不嫌我丑。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 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梅花月满天。 把酒对月歌 李白前时原有月,惟有李白诗能说。 ...
  • 蜀道难

    570 2019-11-13 《李白诗词》
    蜀道难 噫(yī)吁(xū)嚱(xī),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fú),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sài)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diān)。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zhàn)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náo)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
  • 沁园春·雪

    463 2019-11-14 《毛泽东诗词》
    沁园春·雪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mǎng)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
  • 题西林壁

    422 2019-12-06 《苏轼诗词》
    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题西林壁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从正面、侧面看庐山山岭连绵起伏、山峰耸立,从远处、近处、高处、低处看都呈现不同的样子。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之所以辨不清庐山真正的面目,是因为我人身处在庐山之中。 这是一首诗中有画的写景诗...
  • 罪与罚-第一章-第五节

    356 2019-12-14 《罪与罚》
    罪与罚 第一章 第五节 罪与罚 第一章 第五节 “真的,不久前我还曾想请拉祖米欣给我找点儿活干,请他或者让我去教书,或者随便给我找个什么别的工作……” 拉斯科利尼科夫 想起来了,“不过现在他能用什么办法帮助我呢?即使他给我找到教书的工作,即使他连自己最后的几个戈比也分给我一些,如果他手头有钱的话,那么我甚至可以买双靴子,把衣服弄得像样一些,好去教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