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搜索耗时 0.215 秒,为您搜索到 122 个相关结果.
  • 围城 第七章

    3532 2019-12-03 《围城》
    第七章 第七章 胡子常是两撇,汪处厚的胡子只是一画。他二十年前早留胡子,那时候做官的人上唇全毛茸茸的,非此不足以表身分,好比西洋古代哲学家下颔必有长髯,以示智慧。他在本省督军署当秘书,那位大帅留的菱角胡子,就像仁丹广告上移植过来的,好不威武。他不敢培植同样的胡子,怕大帅怪他僭妄;大帅的是乌菱圆角胡子,他只想有规模较小的红菱尖角胡子。谁知道没有枪杆的人...
  • 日瓦戈医生 第六章

    3526 2019-12-03 《日瓦戈医生》
    第六章 第六章 商人大街沿着通往小斯帕斯卡亚街和诺沃斯瓦洛奇内巷的斜坡近通而下。城市较高地区的房屋和教堂从上面俯瞰着这条街。 街道拐角的地方有一座带雕像的深灰色房子。在立倾斜屋基的巨大的四角形石板上,新近贴着政府报纸、政府法令和决议。一群过路人已站在人行道上默默地看了半天了。 不久前解冻后天气已经干燥。现在又上冻了。气候明显地变得寒冷起来。现在天...
  • 围城 第三章

    3286 2019-12-03 《围城》
    第三章 第三章 也许因为战事中死人太多了,枉死者没消磨掉的生命力都迸作春天的生意。那年春天,所候特别好。这春所鼓动得人心像婴孩出齿时的牙龈肉,受到一种生机透芽的痛痒。上海是个暴发都市,没有山水花柳作为春的安顿处。公园和住宅花园里的草木,好比动物园里铁笼子关住的野兽,拘束、孤独,不够春光尽情的发泄。春来了只有向人身心里寄寓,添了疾病和传染,添了奸情和酗...
  • 日瓦戈医生 第一章

    3228 2019-12-03 《日瓦戈医生》
    第一章 第一章 他们走着,不停地走,一面唱着《永志不忘》,歌声休止的时候,人们的脚步、马蹄和微风仿佛接替着唱起这支哀悼的歌。行人给送葬的队伍让开了路,数着花圈,画着十字。一些好奇的便加入到行列里去,打听道:“给谁送殡啊?”回答是:“日瓦戈。”“原来是他。那就清楚了。”“不是他,是他女人。”“反正一样,都是上天的安排。丧事办得真阔气。” 剩下不多的最...
  • 日瓦戈医生 第二章

    3167 2019-12-03 《日瓦戈医生》
    第二章 第二章 拉拉半清醒半昏迷地躺在费利察塔·谢苗诺夫娜卧室里的床上。斯文季茨基夫妇、德罗科夫医生和仆人在她周围低声谈话。 斯文季茨基家这幢空荡荡的房子沉浸在一片寂静、昏暗之中,只有在门对门的两排房间当中的一个小客室里,墙上挂着的一盏昏黄的灯照亮了过道的前前后后。 在这个地方,维克托·伊波利托维奇不像在别人家里做客,倒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迈着沉重...
  • 陀思妥耶夫斯基

    2881 2019-11-19 《罪与罚》
    生平 早年 作家的起点 转折 后期创作 作品主题和风格 评价 代表作品 主要作品 影响 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 (俄语:Фёдор Михайлович Достоевский,拉丁化:Fyodor Mikhailovich Dostoyevsky,1821年11月11日-1881年2月9日,合儒略历1821年10月30...
  • 围城 第二章

    2813 2019-12-03 《围城》
    第二章 第二章 据说“女朋友”就是“情人”的学名,说起来庄严些,正像玫瑰在生物学上叫“蔷薇科木本复叶植物”,或者休妻的法律术语是“协议离婚”。方鸿渐陪苏小姐在香港玩了两天,才明白女朋友跟情人事实上绝然不同。苏小姐是最理想的女朋友,有头脑,有身分,态度相貌算得上大家闺秀,和她同上饭馆戏院并不失自己的面子。他们俩虽然十分亲密,方鸿渐自信对她的情谊到此而止...
  • 日瓦戈医生 第四章

    2769 2019-12-03 《日瓦戈医生》
    第四章 第四章 火车把日瓦戈一家载到这个地方后,仍停留在车站的倒车线上,不过被别的列车挡住,使人觉得整个行程中同莫斯科保持的联系在这个早晨中断了。 这里的居民比居住在首都的人更互相了解。虽然尤里亚金至拉兹维利耶铁道两旁的人都已被轰走,被红军部队封锁起来,但当地郊区的旅客不知怎的还能钻到铁轨上来,仿佛人们所说的“漏了进来”。他们已经拥进车厢,挤满取暖...
  • 日瓦戈医生 第五章

    2740 2019-12-03 《日瓦戈医生》
    第五章 第五章 公路两旁散落着城市、乡村和驿站。圣十字镇、奥梅利奇诺车站、帕仁斯克、特夏茨科耶、新出现的小村庄亚格林斯科耶、兹沃纳尔斯克镇、沃利诺耶、古尔托夫希基驿站、克梅姆斯克自然村、卡泽耶沃镇、库捷内镇和小叶尔莫莱村。 一条驿道穿过这些村镇,这是西伯利亚最古老的驿道。它穿过市里主要街道,像切面包似的把这些市镇切成两半,至于村庄,它径直经过,把一...
  • 围城 第一章

    1960 2019-12-03 《围城》
    第一章 第一章 红海早过了,船在印度洋面上开驶着,但是太阳依然不饶人地迟落早起,侵 占去大部分的夜。夜仿佛纸浸了油变成半透明体;它给太阳拥抱住了,分不出身 来,也许是给太阳陶醉了,所以夕照晚霞褪后的夜色也带着酡红。到红消醉醒, 船舱里的睡人也一身腻汗地醒来,洗了澡赶到甲板上吹海风,又是一天开始。这 是七月下旬,合中国旧历的三伏,一年最热的时候。在中国...